首页

AD联系:3171672752

二八杠游戏网

时间:2020-02-26 20:03:19 作者:锦海国际 浏览量:27386

AG,只爲非同凡響【ag88.shop】二八杠游戏网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,见下图

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

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,见下图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,如下图

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

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

如下图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,如下图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,见图

二八杠游戏网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

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

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

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

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。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

二八杠游戏网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

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。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

1.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

2.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。

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

3.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。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

4.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。

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。二八杠游戏网

展开全文
相关文章
斗牛技巧

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

Ag贵宾厅

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....

ag手机客户端

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....

锦海国际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....

环亚大师赛

碳排减量力道不足 国际智库提长期气候策略....

相关资讯
bn平台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....

库博体育

每年COP起跑前夕,常会看到许多权威机构开始纷纷抛出累积一年量的研究数据,这些结论通常揭露了当年度的碳排成绩,或甚至是预测了未来的排放量路径,由联合国环境署(UNEP)发布的《2019排放差距报告》(Emissions Gap Report 2019)就是其中一份。

回顾去年,该报告开宗明义指出若要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°C内,全世界必须再多减130~150亿吨二氧化碳,如欲挑战温控目标1.5°C,则得多减290~320亿吨。而根据今年的报告,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差距并没有缩减,这意味着全球减量脚步停滞中,未来该如何提升国家自主贡献(NDC),是当前气候社群最大的难题。

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(左)和New Climate Institute创办人Frauke Röser(右)(图:杨竣文)

气候减量新思维:规划长期策略

即便困难,却不是完全没有解方。COP25上,永续发展暨国际关系研究院(IDDRI)与气候政策网络(Climatepolicy.net e.V.)就在一场周边会议上,分享一套“长期气候策略”(long term strategies)新思维,可以帮助强化国家自主贡献。

这个字眼,顾名思义,就是希望国家规划出NDC短程、中程、长程且“透明化”的行动目标,让气候社群可以随时检视、监督。不过,IDDRI研究员Yann Robiou du Pont强调,光有目标是不够的,长期策略里还必须包含几个特色,才称得上是NDC的强化补充包。这些包括:

具有愿景目标且能避开高风险策略及减碳瓶颈;

促成跨部门合作;

涵盖非国家行为者及公民社会,促进企图心并确保政策执行;

具有透明度,可以吸引私部门资金及国际援助;

具有合作性,可以仰赖外在行为者;

具有企图心,透过长期气候策略的弹性及特殊性质,提供清楚方案实现低碳转型。

实战经验分享英国如何迈向2050碳中和

谈了这么多抽象的概念,是时候一同来看看实际案例,象是英国2050年的碳中和蓝图。

事实上,英国自2008年通过《气候变化法案》后,在长期气候策略中初设了三个执行周期和碳预算(carbon budget)目标,分别必须在2008~2012年、2013~2017年、2018~2022年减少一定比例的温室气体。但随着近期英国喊出更具野心的2050年碳中和目标,目前政府已额外增加2个执行周期,分别于2023~2027年和2028~2032年中,各自要再减少51%和57%的温室气体量(相较于1990年的排放水平)。(编按:根据台大风险中心赵家纬博士来信指正,“长期气候策略(LTS)”是应巴黎协定要求,英国去年四月以Clean Growth Strategy 作为LTS提送至公约秘书处,但阶段性的碳预算是其气候变化法的要求,较不适宜用来说明LTS研拟对于提升NDC的效用的例子。)

无庸置疑,当国家清楚设定每个周期的排放上限,接下来就比较容易订出一连串的行动。不过英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,长期气候策略并非一成不变,而是需要依照国际情势、科技发展等做滚动式修正。

目前,UNFCCC已陆陆续续收到13份来自各国的长期气候策略,其中包含葡萄牙、斐济、马绍尔群岛及德国等,都致力追求2050年达成温室气体净零排放。不过,同场周边会议上,也有专家强调,地区首长的任期问题,会是影响长期气候策略延续性的瓶颈之一。而要避免这个问题,就必须花时间让不同继任者或党派之间有良性的政治协定,这也让拟定策略,变成是个充满挑战却又不得不做的差事。

(编辑:Frank)

<....

热门资讯